哪里能发表论文哪里就可能存在舞弊?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3-07 浏览次数:

  大诗人荷尔德林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诗——“哪里有危险,哪里就有拯救”。倘若反其道而视之,这句话似乎也能成立——哪里有拯救,哪里就有危险。有被拯救的希望,不免也会滋生出利令智昏继而铤而走险。近日,荷尔德林的故乡德国就传出了相关丑闻。施普林格出版集团宣布,经调查显示旗下的10本学术周刊上,有多达64篇科研论文存在造假问题。涉事论文全部被撤回,而其中绝大多数的作者来自中国。

  如今的科研论文为何接踵而至地出现诸多舞弊问题?或许正能够从荷尔德林诗句的反题里找到答案。不论古今,对于中国人来说,读书人的生存状态似乎都是“十年窗下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”。前后反差之大,想来也只有商品经济时代的暴发户所能比拟。在当今社会,尤其是在中国,学术暴发户若是想要出人头地,先决条件就是获得博士头衔,然后是在科研与学术机构任职,再是从助教、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到终身教授的一步步现实版“打怪练级”地提升职称等级。谁都知道,这一切只与一件事情有关,那就是发表论文。

  换言之,发表论文是学术暴发户的唯一生存之道,此外别无他途。“如有20%的利润,资本就会蠢蠢欲动;如有50%的利润,资本就会冒险;如有1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冒绞首危险;如有3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”,荷尔德林的老乡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里如是说。很显然,学术也已不幸地沦为了资本,被扭曲成投资行为。论文能否发表对于学术暴发户来说,就是资本有无和投资成败的差别。它的利润是质变,而非量变。300%的利润就足以视法律如无物,更何况,发表论文的利润远高于300%,而风险未必会严重到让人吃官司或是蹲监狱。

  当一次投资可能获得的利润过大,而风险甚微,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呢?况且,从施普林格出版集团的论文舞弊风波来看,这种学术投资的操作实在是太过简易,只须在同行评议的过程里伪造评议报告就行,因最终刊发与否的标准是刊物主编根据评议报告的结果来决定的。仅就论文的发表流程而言,同行评议环节握有生杀大权。正如英国思想家阿克顿勋爵所言,“权力导致腐败,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”。在这种环境下,贿赂评审者的都大有人在,更何况把同行评议偷换成“自我评定”这种在投入成本上更廉价的方式呢?

  当然,德国人所谓的在此次事件中绝大多数涉事者来自中国,未必是对中国学术暴发户的歧视,也不能因此认定中国人的素质更差。至多只能说比之西方,在中国的学术市场中,论文舞弊所能产生的利润更大,风险更小。因此,才会招徕更多的投资者趋之若鹜,也才会有如此多的学术怪象层出不穷——哪里能发表论文,哪里就可能存在舞弊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